脑洞 ∣ 互联网法院挂牌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2017-12-08 09:54:47 admin 11

 阿来律师 


杭州互联网法院818日正式挂牌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也可能是全球第一家互联网法院,最高院院长和浙江省委书记都到场揭幕,杭州司法系统很有面子。


阿来律师所在的几个微信群里都在讨论互联网法院的意义,我于是发了一条朋友圈儿:远的不说,就当下来看,纠纷解决线上化和涉网案件审判专业化是必然的趋势,互联网法院正是集两者于一身的新物种,接下来她的基因会蔓延到整个法律行业


图片关键词


短短的几行字,意犹未尽。接下来五年,互联网法院的基因还会催生出哪些新物种和新事物,我斗胆来给大家开几个脑洞:



脑洞1:

更多的互联网法院


这个很容易想到,北、上、广、深这些互联网经济发达的地区,应该会紧随杭州之后设立互联网法院。倒不是为了跟风,而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越深入社会生活,越需要互联网法院用更低的成本和更专业的审判定纷止争。



脑洞2:

法院成为开放平台,并最终形成一个司法生态体系


就像BAT一样,法院也处在司法网络中的关键节点上,大量的第三方资源都可以跟法院对接,在调用法院提供的数据接口的同时,提供更丰富的第三方服务。届时,法院只需制定好平台规则、做好平台治理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大包大揽,事事亲力亲为。



脑洞3

“互联网公安局、检察院、执法机关”都随之而来


公、检、法三家已经有法院首开纪录,处在同一个系统中的两家兄弟单位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当然,原因也不是跟风,还是网络社会实践的需要。


而对于行政执法机关,人家早就提出来以网管网,工商、食药监、税务等部门各种网络管理系统都在用,从理念到工具都轻车熟路,所以互联网工商局、互联网税务局等等一众行政执法机关也都会闪亮登场。



脑洞4

律师从律师事务所独立出来


尽管《律师法》要求律师必须在律所执业,但立法从未阻挡过趋势的力量。基于线上沉淀了越来越多的律师数据,当事人不再借助律师楼的豪华程度和律师的阿玛尼西装判断其专业程度,法律服务也更多地借助线上就可以完成,律师和当事人从建立合作到完成服务都线上化了。此时,物理意义上的办公室和律所还有多少价值呢?


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律师作为手艺人从律所和办公室解放出来,更加强调个体和个体之间的自由联合,律所之间、地域之间的边界通通被打破。



脑洞5

机器法官、律师、检察官、警察成为常态


互联网法院的标志性意义之一就在于法律活动的线上化,这使得数据更加容易沉淀下来,从而为法律人工智能铺平道路,因为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大数据。


数据沉淀的越多,机器学的就越快越聪明,当人工智能在各个法律维度上都展示出过人实力的时候,公众就会更加相信机器律师、法官、检察官和机器警察。



脑洞6

网络法律实务,将成为最适合法律人生存的新蓝海


很多人都关注互联网法院会用到哪些新技术,但其实互联网法院还有另一面,就是审判几类特殊的涉网案件。


这说明网络法律实务已然成为一个新的领域。随着人类社会整体向线上迁移,网络法的范围将越来越广,大量在传统法律业务中被人工智能和法律电商步步紧逼的律师,将在网络法新蓝海里重新找回自己的价值和尊严。


以上虽说是脑洞,但阿来律师本人相信,五年后的现实恐怕比脑洞更诡异也更激动人心,对此你可以选择拭目以待,但别忘了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有句名言:预测未来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创造它“。



垦丁:我们只专注网络法



电话咨询
项目案例
服务范围
QQ客服